欢迎来到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留言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人:陈先生

电 话:689184220977
手 机:18663798977
邮箱:23123132@163.com
网址:http://www.yiershuang.com.cn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诚聘英才 >

向往无忧无虑的、安静的生活

来源:未知 时间:1503030591


 
  如果有一个地方能使我驻足,那里必然有我的巍峨高山,我的山溪水波,我为之膜拜的自然之境。名山大川是我的向往,那些乡间野径,那些叫不上名的沟溪涧潭,也使我留连往复,感叹不已。在快意的人生中行走,在四季的更迭中,看日出日落,芽发叶枯,从中洞彻存在的意义,在绿水青山间,与心悠游。
  向往无忧无虑的、安静的生活
  许多年来。那里要有我的城,我的森林,我的高山,我的至亲,还有许许多多知心的朋友,当生活梦境渐渐成为泡沫时,一种慰藉了然于心底,我始得明白我走上了一条没有尽头的弯路——踏入了一种人性的劣根当中,将收藏当作品鉴事物的先决条件,似乎唯有将其纳入囊中,才成其为完美。如今想明,茅塞顿开,那些盘居于心底的小始才走出,成就一种纳百川的大。懂得了包容,胸怀宽广,得失无忧,则悠悠哉,欣欣然也!收获永远跟不上欲望的扩张,我们的追寻也没有止境,但何苦来哉?别人园中的奇葩异草,也可以成为我们欣赏的风景,别人的故事,也可以使我们咀嚼的津津有味。以一种悠游的心态,品读万物的生而有灵,是多么快乐惬意的生活。
  
  朋友口中一片旖旎的风光,拖动着我两个月来业已懒惰的步伐。一日的短暂奔波,在心里成就了那份风景。只是连续秋雨的浸染,使得思绪有些滞钝,几欲提笔,却未能成文。今日秋风爽凉,那山,那水,那城便在心底打起了晃,说不出来反倒要给我些颜色似的。
  
  山是硬朗的,坚硬的花岗岩石嶙峋着它的骨架,自然的鬼斧神功刻画出一个又一个千奇百怪的形态,似物非物,似鸟非鸟,都被命为这样那样的名字,我奋力地以一种诗意的幻想揣摩,才迎合许多人的共识,这些想来是一个个人为的杜撰,其实有许多似是而非的东西。有仙则名,有名则胜,强附着之上的故事,多少也使得这个幽深的大山增添了些许的神秘与沧桑。我不喜这样做,对之冠以名称,这是人类的一种强迫,给那些本可带来无限遐思的场景,弄成了千篇一律的注解,这于人于物都不公平。它们必然有它们存在的理由,或山崩,或地裂,或水袭,或风割,自然的力量,无可比拟,用仰视的角度去领会,用探究的态度去思考,一山一图,一石一景,仁者见仁,智都见智,都会别有一番况味。
  
  水是缠绵的,如一条柔软的丝带,给山系上了灵动的风幡。山成了水的依托,水成了山的魂灵,山的硬朗与水的轻柔在这里紧密地契合着。水至清至凉,在祼露的山石间穿梭,阳光洒过,浮光流影般自由。我是为这山间之水来的,今年的大雨,给山间带来了几分南国水乡的韵味。溪中浣洗的妇人,摸鱼捉虾、呼叫声震天的孩子,溪边咧嘴谈笑的老人,把头埋在溪边青草里,欢快时叫上几声的牛羊,摇摇晃晃踱着步子“嘎嘎”的鸭子,皆在这山间溪上入了画,一带绕山欢溪,盛载着水的律动,浮着山间的草青果香,恣意着,奔流着。溪边,或在平地沃土上长着苹果树、梨树,或是在岩石的角落里长出核桃树、栗子树,秋色从丰硕的果实间溢出来,红扑扑的苹果、黄澄澄的梨子杂揉在一起,低垂在河面上,栗子高兴地裂开了嘴,黑色的果子撑破了绿色的衣裳,似要从中跳出来一样。青青草木在爽秋的风中摇曳,有野花传来沁人的芳香,有几只蝶儿在花丛间嬉戏。行在溪边,赏尝着山景泉韵,一路天籁不绝于耳。溪水缘自一条瀑布,从两座山峰的缺口间飞扑而下,下凿而成潭。左侧有一山心洞,洞深十几米,洞内供奉着一菩萨,我被那瀑布及缘瀑左峭壁上的天梯所吸引,没有细细探究供的是何方圣灵,对神灵有些怠慢了。顺着左侧峭壁有一条长达百米的路直达瀑布顶端,峭壁下向山内凹进数米,上方是一陡崖,那崖上渗下的水流,在崖脚边形成了一个个水滴,晴天滴雨,叮叮咚咚,点点滴滴直砸心坎,间或空谷间传来的一两声鸟鸣,和着瀑布飞雾,顿使人心思抨动,诗意骋怀。顺路上攀至瀑布顶,向里还是一条长长的沟壑,无暇寻其来源,问及沟里清潭边一钓者,言还需顺沟行两小时才到祖山西麓。瀑布顶上架设了一石桥,风从山谷吹来,水雾漫卷,驰目远望,一线山谷外,群山莽莽,山谷内,溪如银带,一条弯曲小路随溪蜿蜒,猎猎风中,抒怀畅想,可拟烂柯之局。
  
  城是沧桑的,界岭口是明长城的重要隘口。原本只存留在记忆中的长城就在国道旁。城内有村,村内老民居较多,家家的墙壁上都可寻到长城的影子,许多的民居上都有当年修建长城的砖石,青灰色,泛着苔藓的绿波,古朴而又苍凉。村东西两侧山上都可见明长城的断壁残垣,以村东最为重要,小小的山包上有两座敌楼,因为对长城的知识不甚了了,对于这种第一次看到的呈相联状的敌楼,不明白当时具有什么样的价值。城,同其它走过的古长城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顺着山脊向远处延伸,我走过的几段长城,分散在不同的地域,却是彼此相连不绝,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写?但每次登临,都会给我带来震憾!我感动于这种与天地斗的精神,我感动于这种存在于世数百年而不倒的坚强,我感动于这种原始状态下的大手笔。虽然,清朝以来,长城已经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康熙称:“秦筑长城以来,汉、唐、宋亦常修理,其时岂无边患?明末我太祖统大兵长驱直入,诸路瓦解,皆莫能当。可见守国之道,惟在修得民心。民心悦则邦本得,而边境自固,所谓“众志成城”者是也。如古北、喜峰口一带,朕皆巡阅,概多损坏,今欲修之,兴工劳役,岂能无害百姓?且长城延袤数千里,养兵几何方能分守?” 闭而无成其业,开而容纳万邦,这倒是印证了我的审世的观点。如今的墙体已斑斑驳驳,在一条小径的引导下,登上掩映在青草绿树间的古城堡里。踏上石台阶,四壁青砖挟着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历史的嘶鸣似在耳边响起。金戈铁马,硝烟弥漫,那些厚重的、残酷的屠戮隔着几个世纪的光阴向我们泣诉着,每每于此,我的心都是沉重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不知道是因为登山过于急了,还是这里的境况在感染着我?用手抚摸着那些青砖石阶,想透过它们,去体味古人的那份落寞与坚强。在远离人群的山中,孤傲地挺立了数百年的城,有多少故事载在了你的胸膛?但除了触手的冰凉,我什么都感受不到,春去冬来,已经遮掩了那些琐细的痕迹,我们也终将与城一样,成为过去。这城,怎么陡增了我的伤感?
  
  每一次的行走,都会在我的心中占据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是喜欢上了行走,还是喜欢上了这种寻觅过后的思索。相对于芸芸众生,我们只是那些路人甲、路人乙,走过了,便不留任何足迹。或许,就是在这样一种感伤的承载下,我选择一种尽可能多的印上我的脚步的方式来面对我的生活,就这样行走着、记载着、思考着!


科技领先,诚信为本”是我公司永远不变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