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留言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人:陈先生

电 话:689184220977
手 机:18663798977
邮箱:23123132@163.com
网址:http://www.yiershuang.com.cn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探索话题 >

跟着田美唱歌跳舞在县里出风头得过奖的同学

来源:未知 时间:1503772482


 
 
  
  农用车从学校大门口往进开的时候,在第一排田美房子里给田美收拾东西的桃花就听见了。
  跟着田美唱歌跳舞在县里出风头得过奖的同学
  听田美说接到了镇教育组的正式通知,同意她按时去县里图书馆报到工作,桃花和女儿田美一样高兴,还没有完全好利索的胳膊也似乎感觉不到疼了,一早就七手八脚开始给女儿收拾东西,准备等女儿出去雇了车好随时陪女儿去县里。她放心不下山里的那一半家的许多活路,打算去县城安顿好女儿,就回山里马泉村去。
  
  田美要抓紧时间交待手头工作,也要与老师们和部分学生家长话话别,特别是不忘该去沟畔住的元旦妈那里说一声。就要走了,不和在她困境中给过她同情和帮助过自己的人们告别一声,从哪里讲都过意不去。
  
  学生里那些,已经在下边嘈嘈着要凑钱给她买纪念品和合影留念。田美知道农村孩子们平时连几毛一块钱的零花钱家里都不给,为不使孩子们作难,她闻声赶紧跑到教室去劝阻去了,所以没有注意张纬带来的农用车。
  
  房子里忙着的桃花离大门近,她听声就去一手拉开房子门,探头出去,往大门那里看了看。见农用车刚一进门,校长就迎上去了,以为是学校叫车来拉什么东西的,刚要缩头回去顺手闭门,忽然听见校长非常热情地握着从车一边跳下来的那个精干白净的青年的双手,嘴里说的却是田美的工作调动,桃花不由自主继续往那里看着听着,见说是来给田美搬东西的,桃花就上前去问校长:“这车是来给我莓子搬家的吗?”又给张纬说:“小伙子,田美的东西在那个房子里,你把车开过去,我给你们拾掇饭,吃了饭再装车走吧。”
  
  校长笑着说:“老嫂子,不用你忙活饭啦,我在饭店给张队长安排好饭了。”
  
  桃花狐疑自语道:“张队长?”她不明白张队长和农用车是什么关系。
  
  校长讨好地给桃花介绍说:“老嫂子,你还认不得张队长吧?他是田美的老同学呀!”
  
  张纬制止了校长还想继续往下说的话,自己上前自我介绍说:“伯母,我就是田美在职业中学音乐班那个大同学张纬呀!”
  
  张纬的突然出现,把桃花给惊呆了。桃花知道张纬是田美以前的恋爱对象,为这个张纬,田美和王毅没有少吵闹。她也知道人家张纬早就在县城那里娶妻生子了,打心底里不愿意自己的女儿田美再和张纬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牵连,就搬这么些简单行李,不是说要在街上雇车吗,远远的叫上人家张纬来干什么?所以不冷不热地问张纬:“你这时候跑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张纬说:“伯母,田美不是调到县图书馆了吗?我是寻了顺车来给田美搬东西来了。”
  
  桃花仍然不热情说:“她搬她的东西,你挤进来凑啥热闹?”
  
  这时候,田美也听见有车进来,从后排的教室里跑出来了。刚好看见母亲对张纬使冷脸子,就埋怨母亲说:“娘!你这是干啥哩?张纬总算是我同学吧?你难道要把人家赶出校门去?”又对张纬说:“老同学,快进去坐。我娘人老了,爱说胡话,你不要计较她。”
  
  校长还在张纬后边跟着,正被桃花那样的态度搞得进退两难,这才借机说:“张队长,要不,你去我办公室坐坐?”
  
  田美说:“不用麻烦校长啦,他是来给我帮忙的,就在我这里坐吧。”又说:“我来了老同学,中午饭我请校长和老师们。”就要去街上定饭店。
  
  校长赶紧说:“小田老师,饭店我安排人去定了。算是全体老师为你荣调送行,饭后再一起照个相。”
  
  田美说:“那怎么行?这顿饭钱,咋说都应当我出!我转正还没有请各位老师们的客呢。”
  
  校长说:“小田老师有心请客,迟早都有的是机会。哪一周星期天,我把全体老师领到县里来让你专门在县里大酒店招待我们一顿怎么样?”
  
  田美没有底气许这个愿,她估计在县里的大酒店请一次客,没有一半千元交待不了。张纬在一边圆场说:“好呀,好呀,只要你校长和各位老师能赏光来县城,这客由我张纬请!咱就选最高档的包间贵宾级酒菜!”
  
  校长说:“哪里敢叫你张队长请客?我还欠着你的那个大人情没还呢?”又说:“以后不管咱们谁请谁的客,今天这一顿饭还是我们学校管吧,我已经让给饭店去说啦,不吃也得给人家出钱。就都不用再争了吧!”
  
  桃花插不上话,就回去继续收拾去了。
  
  田美这才有机会和张纬说话,她说:“你怎么这就把车开来了?我还没安顿好呢。”又说:“我打算先下县里去找下房子再往下搬东西。”
  
  张纬说:“我去找你们那个女馆长说了,她答应给你想办法在单位安排房子。”又说:“咱县里部门的职工,以前基本都是宿办合一,吃住都在单位里呢。这几年才先后买了家属楼,还大都占着单位的一间房子。馆长说,她动员一个外边有房的职工搬出去,给你腾一间房。几个文化单位,在一块集资建房,老职工都住出去了,占着单位的房子,也是白天来上班进去坐一坐,下班都回家去了。单位里人都不在单位住宿,还得安排人员轮流值班呢。你去了,只要晚上给按时锁大门,说不定几个单位还得凑钱给你发加班费呢。”
  
  “几个单位?”田美狐疑问:“我是只调到图书馆的呀?该不是给看那个大门吧?”她知道图书馆在的那个大院子里住着文化馆、博物馆和图书馆三个单位。
  
  “不是。”张纬说:“那三个单位原先只挂着文化馆一个牌子,后来从文化馆分出来了图书馆和博物馆,一直都挤在那个院子里。里头文化馆是承头单位,你调的是图书馆,你还是干部身份,不可能去看大门。”
  
  田美见说不用她再花钱租房了,也是很高兴,恨不得马上一步就去新单位上班去。又好奇问:“馆长是个女的?”
  
  张纬说:“是呀。人家在文化系统干了半辈子啦,原先也是个小学教师呢。”
  
  校长讨好地说:“咱们田美这个小学教师也可能接她的班了?”
  
  田美不好意思说:“不敢说这话!传到人家馆长耳朵里,我去了,她给我穿小鞋咋了得?”
  
  张纬说:“不要紧,馆长和我父母都住在一个家属楼上,都是文化系统的职工,熟着呢!我从小见了她,就叫阿姨哩。”
  
  田美知道图书馆那里和县剧团所在的剧院是斜对面。张纬的父亲就在剧团工作,说不定还是世交呢。
  
  三几步就到了田美的房子,她刚用手示意,要张纬进去,忽然见地上床上都被装满了物品的大大小小的纸箱子和鼓囊囊的塑料蛇皮袋子摆满了,根本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处。就抱歉地说:“你看你看,平时用的时候总觉得缺这少那的啥都没有,可要搬家了,咋就这么多东西呀?”又给桃花说:“妈,我说了,不再用的东西就扔了吧,破破烂烂拾掇那么多干啥?”
  
  桃花还在翻腾说:“别说,有的东西好像不太用,可要就扔了,却都有点舍不得。”
  
  校长见状,又叫张纬去他的办公室坐了喝茶。张纬说:“车一径来啦,先把田美的这些箱箱袋子给装上去吧。”回身招呼司机倒车过来,和田美一起往出抱桃花捆扎好了的东西。在远处看他们说话的其他老师见要装车,都过来帮忙。
  
  校长就给张纬说:“张队长,本来送小田老师下县里去,是我们学校的责任,你却带车来了,再要你装车,就太不像话了,让老师们装车去吧,人手要不够,我们还有几百个学生哩。”不由分说,拉着张纬又招呼了司机一起去他在后院的办公室。
  
  田美去拿了她放在桌兜底下的纸烟给来帮忙装车的男老师们每人发了一支,又跟上校长他们去给张纬和司机敬烟。
  
  校长从柜子里拿出一盒大中华说:“我这里给张队长留着好烟呢!”不让田美往出取她的烟。又忽然想起来似的给田美说:“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我说,你看,咱调动的事情都办妥啦,教育组连信都是给咱开了专门送过来的,组长能主动给咱办手续,你就要走了,可就这么个小县,又还都在一个文教系统工作哩。总不能永远挽着疙瘩不往开解呀?说不定哪一天,上边油印磙子一滚,你们又可能在一个单位里干事了。反正他和你也没有啥冤仇,都不过是些小误会。我想称老师们给你送行,就把他请来一起吃上一顿饭,酒桌上哈哈一笑,啥事都没有啦。”
  
  田美说:“我不是不愿意给出钱,是确实手里拿不出来钱呀!”
  
  校长笑说:“你看你,还说钱干啥?咱请他来吃饭,是顾他面子,圆他的脸面呢。现在哪个学校在镇上饭店会餐能不叫上教育组的领导?我们学校就在镇里街上,欢送你要不叫人家,不说你以后见了面别扭,我和其他老师们还要在教育组的管理底下混饭挣工资呢。”
  
  张纬说:“请他也合情理着哩,人家也没有张口问你要钱。后来不挡搭(阻拦)就给办手续了。饭桌上一坐,几句话一说,就好好的没事了!”
  
  田美说:“那让我去镇上去请他?”
  
  校长高兴说:“不用你去。我给他打个电话就行了。”立即拿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给教育组长打电话:“领导呀,中午饭有安排吗?我们学校今天要欢送田美老师,您能不能拨冗赏光来参加呀?田美老师怎么说也曾经给咱们镇教育上在县里文艺汇演拿回过荣誉的,您顶头上司来送一送也是应当的,不是吗?”放下电话说:“说好了,还说要带他的酒桶会计一起来助兴哩。”又问张纬:“张队长,不知道你的酒量怎么样呀?酒桶来了,不醉倒几个人就收不了场。”
  
  张纬说:“我可喝不了多少。”不由得想起了他那年刚复原回来听说田美结婚的消息,骑了父亲的摩托车来找田美,后来在一个路边饭馆大醉的往事,不由得眼里含情脉脉向田美望去。
  
  田美被电灼了一般浑身一颤,低头快步走出了校长办公室,在院子里心还在跳。
  
  校长要安排欢送田美,压根就是为了拉拢讨好张纬,后来又觉得避开教育组长不理,实在有些不妥,那个天天把嘴放在酒桌子上的组长听见他们学校在饭店送田美而不请他,不给他使走手才怪呢!所以斟酌再三,才想出了说服田美的理由。
  
  等开农用车的那个张纬的熟人出院子转去了,田美也去和老师们一块装车了,校长这才不失时机给张纬说:“张队长啊,按理你给我刚刚办了庄基超占那件事,我要再麻烦你,都不好意思张口了。可我没得办法呀,小儿子谈了个对象,弹嫌我家有弟兄两个,只一院庄基,说是不愿意过门和他哥一块过。而按照政策,没结婚分家单过的,又不给另拨庄基。可老二没结婚,怎么另家呀?我只好老着脸再求你帮老哥一回了。”
  
  张纬痛快地说:“这个问题不大,我在县土地局给你要个庄基表,你拿上想办法让村里和镇上给盖了公章,再交给我就行了。”
  
  校长为难地说:“我就因为那个庄基的事情,搞得村里和镇土地所都不太高兴,盖章子有难度,才不得不又求你来了。”
  
  张纬想了想说:“那我就把庄基表给你们镇土地所长,让他给你叫村里盖章去,村上干部不听土地所所长的话不行。”


科技领先,诚信为本”是我公司永远不变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