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留言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人:陈先生

电 话:689184220977
手 机:18663798977
邮箱:23123132@163.com
网址:http://www.yiershuang.com.cn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探索话题 >

年轻是快乐的 年轻是有激情的

来源:未知 时间:1505036685


 
 我是1987年到市委宣传部,领导分我到新闻科,由此和报道员便有了密切的联系。
  
  那时,我是他们的直接领导,但在我的心里,他(她)们是我的部下,也是我的兄弟姐妹。
  
  那个年代,领导还挺重视宣传的。全市三十个乡镇,每个乡里都有一个专职报道员,负责乡里的新闻宣传工作。当时,报道员在乡里职位很低,他们做些具体又挨累的工作,可是待遇并不丰厚,好在那个年代人的价值观还是比较雷锋的。
  
  我很怀念我们在一起的岁月。
  
  记得那时常常开片会,把每个线路近一点的乡镇排在一起,开报道员会议,汇稿,讲评。每一次都能出一大批好稿。在哪个乡里开会,哪个乡里领导都是给予大力支持,提供会议室,准备午餐,那时没有车,我们去乡里都是坐公汽。近一点的,比如曹庄、四家都是骑自行车。那时的人们的生活还很清苦,但很有热情。那时的报道员是有任务的,每人在地方报纸上稿多少篇,在上级新闻报刊上稿多少篇。他(她)们的压力大,但他们十分勤奋,没有怨言,任劳任怨。
  
  当时归锦州管辖时,在众多的县区中,兴城的上稿量遥遥领先。每年,兴城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都是先进单位,那些荣誉的获得,都是报道员的功劳,他们功不可没。
  
  那时还有报道员合同,能签约那个合同,对每个报道员来说,是解决饭碗的大事。那是当时的九林部长和人事部门力争来的,因为领导知道报道员太辛苦,太不容易。
  
  记得那时,报道员张光岩、马燕、潘艳、张晓梅、史铁军、王亚平她们的孩子小,可她们克服了许多许多困难,每年都如期完成上稿任务。那时我的孩子也不大,我知道她们的难处,可她们谁也不叫苦。后来,马燕和潘艳又有了第二个孩子,付出的就更多了。赵国辉、雷国良、郑铁宏、陈德军、毕伟、聂治才他们也都很勤奋,还有,后来的张素娟、迟玉玲都很有灵气,写的稿件出手不凡。。双树乡的杜大哥,他的资历比较老,有时完不成任务,他着急得上火牙疼。他(她)一直热爱着这份事业。我的心里常常为他们的执着感动。
  
  记得那年春天带他们下乡住在三道沟乡,他们特别高兴,那也算我们的集体活动吧。早晨出去看梨花,吃饭时都不知回去,乡里的秘书去叫才回。回来路上在碱厂乡的石梯岭,看见一丛丛怒放的杜鹃花。赵国辉、张素娟他们几个年轻人跑到山坡去采花,每人采了一大把红红的山杜鹃。那时,我们多年轻啊!。
  
  记得带他们去海城学习,说句实在的,什么学习,也就是出去看看。一路上到大连金州、去鞍山上千山、去本溪看水洞,一路那个开心快乐啊!那回去的还有刘学、崔红梅、张素娟、赵国辉和陈德军,毕伟带了相机,许多美景处留下了很多难忘的瞬间。那时出门没有资金,宣传部门是清水衙门。只好让报道员自掏腰包,那他(她)们也乐呵,因为难得有机会出门旅游啊!
  
  记得他(她)们的不易,心里便牵挂他们,关注他们的喜怒哀乐。记得赵国辉的升迁总是磕磕绊绊的,心里总为他着急,恨自己没有力量帮忙而懊恼;记得马燕和合同总是擦边,我的心里为她暗暗地着急上火;记得在围屏乡和领导说起张光岩的事,乡里的主要领导就问过我:她是你的亲戚吗?我说,不是,她是我们的报道员。1998年,赶上市里机构改革,报道员的队伍也就解散了。那时,知道他们谁没有安排好,心里也跟着着急的。旧门乡的郑铁宏被精简回家了,心里一直记挂他。前些年没退休时,下乡时路过旧门集,还去集上看过他。三道沟的报道员小丰和羊安乡的报道员老田遭遇车祸、大寨乡的报道员小田去世,心里跟着伤心难过,因为他们曾是我们的报道员。
  
  随着社会变革,报道员这支队伍基本解散了。
  
  记得2008年,部里和时讯社又把这支队伍恢复起来,各个乡镇也有兼职的报道员了。但现在和那时一点也不一样了。现在没有任务,没有压力,也没有那种竞争了。现在的报道员再也不会有他们的那种精神和干劲了。
  
  我很珍惜那些报道员和我的情谊。在我们那个年代里,人们没有金钱利益关系,人们只是很勤奋地工作。他(她)们对工作的热情,常常感染着我。分开许久了,我的心里没有忘记他们,依然在心里牵挂他们。喜欢热情开朗的马燕,每次去组织部办事,多忙也要进屋和我说句话,看看我;喜欢朴实实在的张光岩,哪次看见我,就像和自己的亲姐妹一样,说个没完;我和张晓梅住在一个小区,每次她看见我,老远就喊我说话,亲热地问长问短~~
  
  哦,那个年代的报道员,我的那些兄弟姐妹~~
  
  


科技领先,诚信为本”是我公司永远不变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