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留言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北京东腾旅游咨询有限公司
联系人:陈先生

电 话:689184220977
手 机:18663798977
邮箱:23123132@163.com
网址:http://www.yiershuang.com.cn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我们每个人都不会脱离这个世界

来源:未知 时间:1503031105


 
  用文字打发心情,将纷飞思绪述诸于笔端,看笔尖在纸上划出一个个清灵的感触,悠哉乐哉于这种方式,尤甚在空山中大吼的那种渲泻。走过许多路,经过了许多羁绊与困惑,偶尔回头,才发现人是一个孤单的个体,年少时寻过的许多,都已成为云烟过往,心灵深处,一点彷徨、一点守成,却终成为自己的负累,累过之后,才发觉大多数、大多时间,人还是归属于自己。一个人走过的路,没有任何成功的样本,付出过、累过、笑过,百年就已成历史,成就自己的,还是一种孤独。
  
  孤独远不是个体上的那种无依无靠,举目无亲的落魄,也不是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孤苦,更不是众山皆小我独大的那种傲慢。孤独,是一种无法言表的,发乎内心深处的一种悠然,一种在抛下所有后,品尝自己的心境的独到。孤独不一定是在古刹清灯下,也不一定是在远山静庐间,心境使然,则可品味孤独之趣。
  
  世间种种,唯孤独最使人清醒。许多伟人的功成身就都是来自于自己孤独静处间,神农尝百草利万民,徐霞客遍走千山著书立传,无不是在孤独中成就伟业。梭罗独坐于瓦尔登湖畔时,“我明白了东方人说的思索和无为的真正含义。”抛下了世俗所谓的一切繁劳,在一片悠然心中品味着蝉噪鸟鸣,将心交给自然之中,那种空灵,便会成就一个人性的豁达与乐观。心独到,则万法具成!
  
  都要学会适应这个社会的种种,那些看不惯却又要去熟悉的,看不见的却隐隐操控的,看得见的却又说不得的,离开又舍不得的,舍得又离不开的,似乎种种都与自己作对,心与为相背而行,到头只能道一声“这社会”。将所有的愤懑都倾倒于这三个字中,然后又投身于这社会滚滚利禄功名中,谁是智者,逃出这樊笼?谁能走入如此矛盾的心中,化戈为帛?
  
  我是一个孤独的过客,如血残阳,映出一道衍长身影,遍走天涯,这只在我心里。
  
  鸟巢,在树木高高的枝丫上,茂密的叶子保护着鸟巢,遮风挡雨,拦住如火的阳光,还有淘气孩子的目光,那是鸟儿安身立命的所在。黑夜里,她躲在里面避开自然界的风雨,天敌的捕捉,黎明暮色中,她一边高歌,一边机警地在树叶后面张望,天明时,她飞出寻找食物、嬉戏,但无论飞到哪里,巢都是她的归宿。鸟儿还有什么?鸟巢就是她的全部家当,无论花费多大的心血精力,鸟总要有个自己的家,每年春季,她会找寻着柔软而又韧性十足的草,一根一根的用嘴衔来,用爪子梳理平整,如绣娘般仔仔细细地穿引,一番辛苦后,一个漂亮舒适的巢就被这个生灵缔造出来,鸟儿就有了自己的家。
  
  但我今天见到的鸟巢,一个精致到了极点的鸟巢,却不是在枝丫之上,而是横躺在山间幽径之上。前日的暴风雨吹掉了树上的巢,顺着流水被冲到了小路之上,恰恰地跌在我的面前,这只是我的猜想。然而鸟巢几乎没有被毁坏的迹象,若不是正当当地在道的中间,我还真以为是哪只别开蹊径的鸟儿做出的哗众取宠的怪举动。鸟巢是用坚韧的草结成的,呈圆形,外面是粗一些的草,里面是细一些柔软些的,我不禁要为鸟儿的聪明精巧叫绝了,真不可想象她是如何编织出这样精美的作品,这些天生的绣娘,尖尖利嘴,却能搭建出如此美丽的建筑,如果能将这巢当成一种建筑物来说的话。
  
  这是我在一片高山草甸上独自徒步所发现的,我是去欣赏落日的,连日的浑浑噩噩,有种找不到方向的无力感,“到山间去,到山间去”有一个声音这样催促我。心中的那个小我总是在困惑时引我到山海间去品读自然,在莺飞草长,花开花落间寻找解开问题的钥匙,每次,我都会有新的收获。为能更好的欣赏到日落,我离开了常走的路线,选择了这个山脉最西侧的一座山峰,这是一个几百亩的平台,突兀的山峰在它的东侧老远的距离耸立着,除了郁郁葱葱的齐腰高的草,只有几棵虬枝盘结的松树零散地挺立着腰身。日将西沉,前日的雨气还没有散去,光线有些昏黄,裸露的巨石早早地披上了一层嫣红。不知名的野花在暮色中愈发显的娇嫩,水灵灵地样子好像要将前日饱饮的雨水都要透出来似的,草更是疯狂地舒张着腰弯,努力地侵袭着毫无遮拦的天空,肆意地张扬着臂膀,要将整个天空都包揽下来一样。鸟儿婉转的鸣音,在这不闻一丝人间烟火气的空间里,穿透过来,好象就在你的耳边唱起一样,一时间,鸟的鸣叫、蜂儿嗡嗡、蝶儿忽闪翅膀,花草的生长开放,竟要奏响共鸣曲一样,让你不知不觉便停住脚步,躺在平石上,云在空阔的天空中任意而行,一层层雾蔼在远处的高山间环绕。
  
  在这样幽静地,不着一丝外物的环境里,我的思想不由地又回到了那个鸟巢上。失去了巢的鸟儿,多么可怜啊!这可是场大灾难。我花费了近半点钟的时间寻找着那失去巢的鸟儿的哀鸣声,而我却没有找到,风儿送来的,都是鸟欢愉的叫声,还有花儿的芬芳。难道鸟儿连同巢一起被风吹落地上陨命了?但在巢的附近,连一根散落的羽毛都没有。难道鸟儿伤心决裂远走他乡了?但哪里比得上这里的安静祥和。难道鸟儿自此之后永缄其口,再也不对自然作出欢愉雀跃状?但风都变得柔柔的,似乎为前日的暴行忏悔,鸟儿的性情还不至于如此吧!我坚信,那只鸟儿还在这片草地之中,或许,那在我耳边欢快的唱着的,就是她。巢毁掉了,信念不会毁掉,雨后,她依然不知疲倦地衔来草木,精致地编织着,透过层层草木,我分明看到一只劳碌的身影,一边鸣唱,一边劳作,旁边的树枝更高处,一个更加精致、更加结实的巢刚显现出雏形。
  
  在回程的路上,再次遇到这个鸟巢时,我很释然,已经没有了对于鸟的那种同情,鸟儿不需要我的同情,她已经在开始创造她新的生活。我将这精致的巢捧在手中,有种温暖顺着臂膀传到心中。我将鸟巢放在就近的一棵树的三叉枝上,稳稳的,牢牢的,风不会再将它吹下,我有种奢望,那只鸟儿,或许还有别的鸟儿能找到它,不要让她们太过于劳碌。
  
  下山计算路程有些失误,本想有一片突出的山石能够观赏到平原日落的景色,但没有如愿,那片山石还是被一个突出的山包遮挡住了,这已经不是必要的了,那只鸟儿,足以使我明悟许多道理的。


科技领先,诚信为本”是我公司永远不变的追求。